4年强直兄弟为伴 小分子治疗后可爬楼骑自行车

来源: 作者: 日期:2016-05-27 09:25:55

韦正全和哥哥韦成住在马寨某村一所破旧的老房子里。多年以前的一次家庭变故让兄弟俩的父母各奔东西,从此再无音讯,家里除了兄弟二人,就只剩下了年迈的爷爷奶奶。然而灾难总是接二连三地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家庭中,在一次下地干农活的时候,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
  走路腿疼,坐着腰疼,躺着背疼,任哪儿都疼!
  哥哥韦程描述弟弟第一次发病时的情形,当时兄弟俩挑着东西,弟弟在前面走,走着走着就看到他腿软下来了,软趴趴的倒在地上起不来了。“当时我就说我腿抽筋了,赶紧给我掰掰,疼死个人了,钻心的疼,弄了半天还是疼,怎么都站不起来,” “走路腿疼,坐着腰疼,躺着背疼,任哪儿都疼!睡觉更是个麻烦事儿,身上都是骨头,床硬了硌人,软了也不中,夜里起来上厕所都爬不起来。”韦正全紧缩的眉头告诉记者,这种痛让他刻骨铭心。

  市医院医生:治不好  不致命  但是会疼
  从乡卫生院到郑州医大第一医院,他们不断祈求上天,希望这是一次小意外,很快就可以过去。

  提到治疗的经历,韦正全感到很无奈,“村里的跌打大夫说你去县里医院吧,县里医院说去市医院吧,市医院说先拍片,然后又做核磁共振,最后转风湿科,验血。医生说你这个就是强直,确定了。我当时就问:这个病好治不?医生说:治不好,然后又说:不好治,靠控制。我就害怕了,这个病会死人不?医生说不致命,但是会疼。

  “当时说让马上住院,开了好几种药,打的那种针贵得吓死人,一针都700多,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,拿了处方单我就悄悄把他背回家了……”弟弟病倒之后,哥哥韦程成了这个不幸家庭的顶梁柱,依靠种田和打工维持弟弟高昂的医药费。数年来,兄弟俩跑遍了很多医院,可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终。最后,韦正全不再四处奔波求医,选择在家进行保守药物治疗。

  韦正全失望透顶,“看不好,实在是看不好了。病急乱投医,能看的地方都去看过了,但凡有一点希望都会去试试。4年多了,天天疼,夜夜疼,这个腰很快就弯了,背驼了。去看了那么多有名的医生啊教授啊,去一次失望一次,开的药方子我都能背出来,就那么老几样,都说这病根治不了......

  贵的要死的生物药借钱打过   管不了几天
 “说吃药能控制都是骗人的,我给你看看我以前吃的什么药(起身回屋拿药品袋子)西乐葆、白芍总苷、榴氮磺、美洛昔康,爱若华,你看看,每一个我都吃过不少,这个是雷公藤什么?字不认识。反正医生说什么我就吃什么,毒药也得吃,谁让俺们有病呢。口服的,打针的,后来那个贵的要死的生物药我们借钱也打过了,管不了几天。西药吃完了吃中药,每次那么一大包,天天熬药当饭吃。中药吃了有两年多时间,把肠胃也吃出毛病了。到后来一吃药就吐,吃饭都吃不下多少,和废了一样!”当那种“贵族药”生物制剂也无法治愈韦正权的病时,他彻底绝望,甚至觉得对哥哥都是一种拖累,哥哥的鼓励支撑了他一天又一天。

  恰逢小分子援助活动 北大三院刘湘源亲自会诊
  2014年3月15日,健康中国梦·小分子援助公益活动走进了中原贫困地区,这为久病不愈的韦带来了最后的康复希望。

  此次活动华中地区指定援助单位郑州京科强直医院医生表示:“当时我们都很震惊,距离省会郑州市不到30公里的地方,还会有这样贫困的患者家庭。他们四口人住在这样的危房里。弟弟的病又那么重,我们了解到他后期基本上放弃了治疗,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  韦正全的主治医生李守杰医生描述他当时的病情:“当时这位患者的病情我还能记得,双侧骶髂关节……脊柱第几关节到第几关节钙化融合……股骨头有轻微坏死,情况非常危急,再拖一段时间,生活都无法自理。”郝医生:当时正好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刘湘源教授来我们医院学术交流,就和薛医生,李医生一起开了个碰头会,仔细研究了这个患者的病情,并制定出一套比较可行的方案。

  韦正全感激地说道:“我记得那天村委会把几位医生带来,把我接到京科医院住院,我说我没钱,他们说给你申请援助基金了,不要担心,好好养病就中了,我就想着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啊,真是想都不敢想……”

  2014年11月,郑州京科强直医院的医生在给韦正全做了一番全面的检查,确定其病症程度之后,医生针对韦正全患病时间长,且身体已经活动受限的状况,经医生组讨论,决定对他采用强直诊疗权威技术,小分子微创来进行治疗。

韦正全[2620150613351GMT].JPG

  小分子治疗后:走路轻松多了,爬楼梯骑自行车都可以了
  韦正全对治疗的效果十分满意,“现在还是有信心的,第二次治疗做完,感觉是有变化了,晚上睡在床上,很容易就睡着了,夜里翻身也不会疼醒,都能感到自己的骨头一点一点在恢复。现在走路轻松多了,爬楼梯骑自行车都可以了。医生就是说要坚持锻炼,坚持下去...我想以后要是这病好了,自己慢慢来,再闯闯,还是有希望的,反正就是别灰心......”哥哥感慨道:“要是治好的话,我就可以轻松了,然后我俩就可以各自建立自己的家庭了,我算是满意了,其他你说什么钱挣了多少多少,都没用,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够了。

下一篇:终身保障档案—衡亚杰    上一篇:患病十年 两次小分子后终看到希望

版权所有:郑州京科强直医院

地址:郑州市中原区秦岭路219号陇海路交叉口